花了这么多钱整容,整成现在这样 我该找谁去?

花了这么多钱整容,整成现在这样 我该找谁去?
黄女士打来电话大吐苦水,自从做了鼻子的整形手术,真是无法出门见人了!见到记者,来自潍坊的黄女士大吐苦水,2018年3月,她经过搭档介绍,认识了青岛华璞诺美整形组织的外聘人员,因为爱美,想对自己的鼻子进行一下微整形,在和对方交流后,这位姓孙的外聘人员举荐了卢教师来给黄女士做鼻归纳手术。依照这家整形组织的要求,黄女士交齐了四万八千块钱的手术费,又在当地一家酒店包了一个用于做手术的房间。她回忆说,在手术之前,这位卢教师并没有进行消毒等一系列术前作业,做完之后黄女士的鼻子一向肿疼,直到2018年7月份,鼻头呈现鼓包流脓的状况,黄女士才意识到,手术或许失利了,所以她找到了这家医院的作业人员咨询。最初做手术挑选的是华璞诺美整形医院,可为什么后期查看要去平度市那儿呢?这让黄女士百思不得其解。查看往后,黄女士的鼻子也没有任何好转,直到2019年1月1号,黄女士鼻子中的假体被取出,她发现鼻子呈现了很严重的陷落,影响了面部形象和日常出行,所以,她再次找到了这位卢教师。整形失利,对方还不见人了,黄女士也曾多次找到这家医院想要一个说法,但是医院给出的情绪,更是让她气愤。记者和黄女士一起来到了这家整形组织,但是这家整形组织一层锁着大门,二层拉着窗布,前台也没有人坐班招待,屋里漆黑一片,之后,记者又经过电话测验联络这家整形组织的作业人员。随后记者将问题反映给了市南区商场监管局八大湖所,作业人员给出了答复。王所长黎明记者,他们也接到了黄女士的投诉,并在第一时间也做了相应的处理。王所长介绍,因为招待黄女士投诉的搭档正在出差,他手里没有处理的相关文件,所以不方便回应。但黄女士说,商场监管局八大湖所曾给过她一个回复,不过这个回复,无法让她满足。手术做完那么长期了,现在这家医疗组织竟然宣称,院里底子没有给黄女士做手术的这位卢医师,这里边到底有什么猫腻?而让黄女士无法的是,做手术前并没有签定任何书面文件,也就是说,她拿不出任何和手术相关的根据。呈现这样的问题,黄女士该怎么办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